一只努力学习如何产出的鸟

  鵺陌奇  

【潘子】旧事无声 17

一个冗长的故事,清水,无趣。

时间线从1985—2016

喜欢潘爷的可以来看看,轻微三潘三无差。

ooc欢迎拍砖。

(私设大如天【误。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第十七章

 

潘子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很多人,他好像做过这个梦。

他做过这个梦,至少是相似的梦,他奋斗过的战场成堆成堆的涌出尸体,地上趴着的面孔让潘子心惊,熟悉的人一一从眼前飘过,他们都笑着,笑着看着潘子,浓重的血腥气传进鼻腔,带着似有似无的尸臭。

潘子知道自己在做梦,脑中一直绷着一根弦,绷紧着,想把自己从梦境中带出来,似乎是成功了,潘子回家了,自己的家。

娘好像在做饭,还在跟人聊天,笑得很开心,潘子不由得走近了一些,看到小丫头在帮娘提水,嘴里说着什么,潘子听不清,他忍不住又想走近些,脑中突然有个声音拽住了自己:娘已经没了,你在想什么啊。潘子一愣,娘没了?思维突然清醒过来,猛地睁开眼,惨白的天花板印入眼帘,这下是真的醒了。

潘子侧脸,看到大奎坐在椅子上打瞌睡,脑袋一点一点的,潘子咳了一下,大奎瞬间清醒了过来,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,呆了一下,然后看向潘子:“诶?你醒了,喝水不?”潘子摇了摇头,大奎接着问:“那你吃点啥,都晚上了。”潘子想了想:“随便买点吧。”

大奎答应一声跑了出去,门都没关。

潘子慢慢把自己撑起来,看着门外,大奎的行为有些反常,可能是中间三爷又来过了?又或者是出了别的什么事?

 

吴三省靠在病房外,大奎刚刚匆匆出来看到了他,打了个招呼又匆匆忙忙走了,应该是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听到了。

吴三省想抽烟,把烟掏出来,看了看来往的人,又收了回去。

他有点纠结,他本就不应该有这种情绪,更不应该在乎外人的死活,吴三省发现自己有点,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。

吴三省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,他想不到怎么告诉潘子,或者就干脆不要告诉他,想着就头大,脚下=不由得来回走动。

 

“三爷?”

吴三省尴尬地回头,看到潘子斜靠在墙上看着他,干脆正色走了进去,坐在床边:“怎么又起来了,不是说卧床休息吗?”潘子笑了一下,说:“大奎出去了,我一个人呆着没事,坐着还清醒点。”

吴三省嗯了一声,点点头,没再说话。

两个人就安静地坐着,一直到大奎回来,把饭放下,先跟吴三省打了个招呼:“三爷,不知道您吃没吃,随便买了点。”然后转头对着潘子,“你先吃清淡点,我买了白粥回来。”

吴三省自顾自端起饭就吃,大奎尴尬笑笑,然后坐在床边一口喂潘子。

潘子突然有一口呛了一下,猛烈地咳嗽起来,大奎瞬间就紧张地站起来,潘子摆了摆手,顺了口气,抬头看着吴三省:“三爷,有什么话您就说吧,我做的事后果我负责。”

 

吴三省放下手里的碗,转向潘子,表情突然有些戏谑:“什么后果你都负责?”

潘子深吸了口气,认真点了点头,吴三省嘴角带着诡异的笑:“你之前不是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大学生吗,叫什么?”

潘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吴三省,他下意识地答了一句:“林月啊。”

吴三省歪头看着他:“那就是了,小姑娘不错,可惜没了。”说罢起身,把碗递到大奎手里,就走了。

潘子还呆楞着,眨了眨眼,看向大奎,大奎偏过头去不看他。

潘子听到自己问:“大奎,三爷刚刚说什么了?”

大奎没有回头看他:“那个小丫头折了,就前两天的事。”

过了好久,大奎都没听到身后有动静,忍不住回头看,潘子坐在床上,没什么表情,就那样坐着,大奎不忍心看,又把身子转回去。

“确定吗?”潘子出了声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“应该是,至少名字对的上,粥你还喝吗?”大奎收拾东西,把粥拿出来放在一旁,“警察局还等着家属去认,你要是愿意……”大奎偷偷转过脸看潘子的表情。

潘子冷着脸,看不出悲喜:“把粥给我吧。”

 

两天后,潘子出院。

吴三省知道,已经是下午。大奎找过来的时候,吴三省正对着一份地图研究。

得知潘子出院了,吴三省也不惊讶,大奎问到:“三爷,他来过盘口吗?”

吴三省摇了摇头,眼睛还是一直盯着地图看,大奎知道问不出什么,跟吴三省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,要出门的时候,吴三省叫住了他:“他想干什么就随他去,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,你看着点就行,要是要人,从盘口带。”

大奎答应了一声,把门闭上。

吴三省把眼镜摘下,揉了揉眼睛,他去告诉潘子的时候,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后果。

他答应过潘子,不用杀人,吓唬吓唬就好。

吴三省这个人,说谎话也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,可是他要是心里认定了这是真的,这事儿可就是真真的。

吴三省跟潘子说吓唬人的时候,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。

可是他也没想到,会把潘子当成心腹。

潘子需要一个蜕变的过程,虽然吴三省也曾纠结过,但是他还是选了。

 

潘子也消失了三天,大奎每天都会来找一次吴三省,说好了让大奎盯着他,可是从那天出院后,大奎连潘子的人影都没见到过。吴三省跟大奎说不要急,大奎做不到,每天在长沙城里晃悠着找人,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找,这个饭店坐坐,那个小摊喝两口,三天倒是看着人都有点虚胖了起来。

第四天的时候,没等大奎找,潘子自己回来了。

看见潘子踏进盘口大门的时候,大奎一下就站起来了,迎着潘子走上去,问他去哪儿了。

潘子不回答,只是问他:“三爷来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三爷这些天都是下午才来,估计是有什么事儿吧。”大奎搭着潘子的肩,“你先别急着找三爷,来来来,先到后面坐会儿。”

潘子整个人有些发木,任由着大奎把他带到后院。

处理完陈老板,这些新招来的心腹们没什么活干,每天在后院呆着,日上三竿才起,有的起的早的,就早上出门嗦个粉,再回来几个人凑一桌打牌。

大奎站在院子中间吆喝:“潘子回来了。”

伙计们都放下手里的东西出来看,小小的院子一下就挤了起来,潘子身上瞬间就紧绷了起来,大奎拍拍他的肩,挨个给他介绍,这是谁哪个盘口来的,一一见过了打了招呼,大奎总结了一下:“这就是前些天端了那个姓陈的老窝的弟兄们,也是他们把你从废斗里面抬出来的。”

潘子点点头,谢过大家,然后跟大奎说:“我去前面等三爷了,你们接着玩。”大奎看他这样子不太对,也就没挽留,潘子回来了他也踏实了,招呼着兄弟们接着把局凑起来。

 

吴三省照例下午到了盘口,一进门,就看见潘子在台子后面坐着发呆,招呼了一声:“潘子,回来了。”

潘子回过神来,站起身就跟着吴三省走,吴三省也没说什么。

进了办公室,吴三省给自己泡了壶茶,然后坐下接着研究自己的,潘子站在门口愣着,也不说话。

吴三省抬眼看了一下:“把门关上。”

潘子人一抖,像刚醒过来,把门关了走到吴三省对面:“三爷……”

吴三省头也不抬:“说吧。”

“做了,就埋在……”潘子还没说完,吴三省抬手制止了他:“你自己做干净了就行,不用跟我汇报,该干的都干完了?”

潘子点点头,发现吴三省没在看他,又‘嗯’了一声,

吴三省摆摆手:“那照常来就行了,下次记得请假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的,我还没坑,期末,然后比赛,什么的,我是不是断更两个月了又2333

我胡汉三又回来了23333


评论(1)
热度(13)
© 鵺陌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