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努力学习如何产出的鸟

  鵺陌奇  

每一个噤声者都是共犯

你看,我又不更新来胡说八道了。
这次说的是,生活中很常见的,不只是关于我的事
同性恋,女权,性侵,校园霸凌,和历史。

先说我自己,我经常看起来跟人不一样,对很多事情的态度上,我甚至多数是暴躁的,
因为我不能忍受现在大多数人的想法,我愤怒,也无力。
或许你们看着这些觉得我很搞笑,一点都不,
为什么我会对这些事情这么激动,跟我有关系吗。
没有。
但是世界上的绝大多事情都跟我没关系,
初中的班主任常说一句话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
真的事不关己么。

我们一点一点来说,或许引起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来源,是思政老师的一句话,
讲到大学生常见心理疾病,是的,有同性恋,
如果说我抱有一点幻想,这个ppt是多年前做的,
那幻想的破灭是老师的话,我记得很清楚,
正常的性取向也是大学生心理健康的一部分。
正常的,性取向。
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思想让一个年纪跟我母亲一样的老师,说出这样一句话,
我很想站起来质问老师什么是正常的性取向,
我没有,舍友说你看她又激动了,是的我又激动了。
在我掰着指头都数不过来的n多年以前,
同性恋就被证明并不是疾病,
我很想质问老师,作为马哲学院的老师,马克思先生有哪部著作说明同性恋是非正常的性取向么,我很想告诉她按照比例来说在座的所有人,就有三到四个可能是同性恋,
但是说了能怎样呢?

你看那个人,她看起来好像一条狗。

女权主义,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,就像一场笑话,
他们有大段大段的台词来反驳,
从来没想过存在即合理。
中国女性的地位,并不能等同于中国男人眼中女性的地位,
这是两个概念,
我们相比之更多国家的女性有了工作的权利,但是这在大部分眼里看来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义务。
任何权利都不是强加的。
我不知道从何说起,但是有多少男人能够认为女人婚后在家里做全职太太是可以的,有多少人不会抱怨妻子没有固定工作,
欸?这群人真奇怪。
但是工作的女性可以拜托在家里干活的命运么,
不能啊,那平权从何谈起呢。
我不想说女权的主义是怎样的,我只说,在我幼稚的心里,平权不应该是每个人力所能及,做其所好么?

再说一个“敏感话题”,两天前我转了一篇相关的说说。
每个人都是凶手,
不论男女,每一个受害者,都不应该是众人所攻击的对象,
我仍记得在一男子公交车上被某女骚扰后,评论里上万的:一个男生就应该好好在家里呆着/肯定是这个男生穿的太暴露/这个男生要是没有勾引女生怎么会对他下手/怎么不摸别人就摸他了,肯定是他的问题……
类似病态的狂欢,一群人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的爆发,
是的,我们终于能在这类的新闻里,冲破直男癌的重围,肆意的表达我们的嘲讽,
千年难遇,
伤心么,难受么,
当然了,我们知道受到伤害的绝不止女生,只是我们无法想象,如果一个男生爆出被男性侵犯,他会面对什么。
这个世界大多时候的宽容,都给了那些最可恨的人,
那受害者呢?
尤其是当罪人是别人眼里的优秀者,总还会有和事老想来息事宁人,他那么优秀,你就委屈委屈,别毁了他的前程。
恕我直言,委屈你妈了个逼!
我无比感谢那些敢于站出来的人们,因为我们再怎么体谅也无法想象他们所面对的压力。

中关村二小事件,我很好奇,我在我的空间里没看到,
我得知这件事,居然是母亲给我看的。
看完了我没有回复,我不知道要怎么回复。
校园霸凌在近些年互联网的发展中一次次被放到台面上来,然后不了了之。
我不敢说自己没有被霸凌过,也不敢说自己没有当过霸凌者,
我只能说我是幸运的,我奋起反抗,没有倒在别人的脚下。
校方表示要保护两边的学生,我无话可说,
因为我不觉得犯错者需要被保护,家长教不好他,学校教不好他,
然后还批判社会管教他,
我不知道这个人除了不能上天入地还不能做什么了。
人性本恶,或许说,某些人人性本恶。
在没有接受过教育的时候,一个孩子于恶魔无异,他说得出最恶毒的话,做的出最狠厉的事。
简单的例子,在家长没有教的情况下,大多数孩子都会争抢玩具,搞破坏,用尽全身的力气捣乱。
美德,从来都不是人性自带的,只有自私冷漠。
别跟我讲大道理,去看看校门口八个交警守着的十字路口,都挡不住某些人闯红灯,
看到了么,看到了再跟我说话。
校园霸凌,如果没有人以恶制恶,没有老师制止,没有学校处罚,甚至还要堵上社会舆论的嘴。
唯有杀之,以绝后患。

说完了么,没有,
这些以上所有的事件中,都有一个隐藏的重要人物:家长。
面对这些事情,大概最糟糕的就是,你的父母,你以为最亲的人,你看着他们曾经亲密的嘴脸,听着他们说出最伤你的话。
我没你这个孩子/怎么就你跟别人不一样/你一个女孩就这命/
怎么别人没事就你有事,就知道每天给我在外面招蜂引蝶/你就不干净/你个x子/
怎么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/你就不能争点气/你就不能让我们省点心/
以上家长,我问候你们断子绝孙谢谢。
我狠毒,我嘴欠,
但是我不会像你们一样,软弱不敢说话,
每一个噤声者,都是共犯。
所以我们要感谢这位家长,《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!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!》,
不是她站出来,挺她的孩子,可能从此就又多了一个倒在校园霸凌下的人。

说到孩子,我就觉得终于要说到战争了,
几天前是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,
跟我们有关系么。
又回到了这个问题,
想起我很喜欢的一位写文的大大,写在她文中的话。
当战争开始由孩子承担时,我们每个人都有罪。
防空警报似乎就在我耳边,那些文字,图像,视频,
都在我耳边。
我从不仇视任何一个人,任何一个国家,
但是历史就是历史,那些枉死的人们允许我们忘记么?
是,我总有些时候,有着异常奋起的民族主义,
只是我们不该有么?
因为喜欢一些人物,我去看历史,去看那段,狠狠压在人心口的民国历史,
桩桩件件都不容我把他放下,连呼吸都觉得困难,
我们曾经那样难过,置之死地而后生,
他们为了我们奋斗,我们说与我无关?那真是很抱歉我做不到。

至于我为什么要说这些,
我真的曾经以为我们已经发展到足够宽容,直到我发现,
谈论这些的还是所谓的“二次”和一些接触二次的小伙伴们,
我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这就是我要面对的现状。
我只是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要接受他们所谓的“玩笑”
我改变不了,我努力,又可悲。

你看那个人,好像一条狗。

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虽无济世之才,亦有报国之志。

评论
热度(3)
© 鵺陌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