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努力学习如何产出的鸟

  鵺陌奇  

【潘子】旧事无声 12

天啦噜折寿啦,潘爷受伤啦,家暴啊家暴。

   

一个冗长的故事,清水,无趣。
时间线从1985—2016
喜欢潘爷的可以来看看,轻微三潘三无差。
ooc欢迎拍砖。
(私设大如天【误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

第十二章

     

日子过得惊险而又平淡无奇。

惊险是因为潘子这些次下斗每次都被一伙人抢先,不论潘子只身前去还是带入一起下,有的时候甚至就是前后脚。

平淡无奇是因为无论是潘子还是吴三省都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潘子每次有自己的任务,吴三省也并不在意少的那几件破旧的瓶瓶罐罐,都是被几代人剩下的烂东西了,也难为陈老板这么尽心尽力。

潘子就算反应再慢,也知道陈老板要的绝不是墓道里那些丢弃的破烂,而是每次吴三省交给自己拿的东西。

而且跟之前四儿是一伙人。

人数和套路都差不多,偶尔还会有四儿留下的标记。

   

潘子心里有些唏嘘,吴三省给他们这些筷子头的并不少,于他,更是有救命之恩,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四儿是为了什么的。

盘口里的人也都有些唏嘘:没想到三爷对潘子这么好,他居然做这种事,还这么不知收敛,一次两次就罢了,次次都这样,也有些太狂妄了。

吴三省是不会管下面人说什么的,他自己的琢磨终于到了突破性的地方,马上就能大彻大悟得道成仙的那种。

吴三省并不着急,等到他把资料处理完,再处理某些无关紧要的人。

该布置的都布置好了,他只急着去探索最后的一点秘密,至于什么时候收网,完全看他的心情,只要他们不再出什么幺蛾子,吴三省也没打算收得太快,

慢慢来,再演几出戏,图个乐呵。

   

“啪”的一声,木门被硬生生从里面撞开,上面的门轴被完全撞坏,门板没有支撑地摆动着,潘子捂着胸口咳嗽,

盘口的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儿往那边看,被潘子狠狠地瞪了回来,“看什么看,操他妈的都干活去。”

伙计们赶忙做出一副各自忙碌的样子,一两个忍不住的,还是朝潘子看了几眼。

潘子一出盘口,屋里就炸了锅,你一言我一语,似乎每个人都知道点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也不知潘子到底傍上了金主还是富婆,自立门户还是给人打工,刚刚是跪着出去的还是爬着出去的,总之大家聊得津津有味,至于真实性,聊过今天谁还会记得这些呢。

直到两天后,潘子再没出现在总盘,大家才意识到之前事情的重要性。

有人说潘子被三爷一拳打伤,到现在都躺在医院;有人说潘子已经被做掉了,三爷不会允许不听话的人留在盘口;还有人说,潘子偷了三爷的东西,跑了……

伙计们又一次讨论的火热,吴三省适时走进来,大家一齐噤声,互相看了看,埋头苦干,

吴三省默默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顺手把一枚钥匙串在自己的钥匙链上。

该收了,有些人越来越不老实了。

     

潘子倒是无所谓别人说他什么,他比较头疼的是怎么处理自己的小跟屁虫。

     

捂着胸口从盘口出来,潘子重新站直,阴着脸往家走,胸口还在一阵阵发疼,但是外人完全看不出来,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,家门口还有人等着。

“潘子哥,你回来啦!”

千算万算算不到,小丫头学坏了,开始堵门口了,潘子一怔,问道:“大冬天的你等多久了?”

“没,潘子哥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,早知道我就去买点吃的了,本来还怕凉了。”

“你在我家门口站多久了?”

“没站多久啊……”

“别他娘的给老子装委屈,好像老子对你怎么着了一样。”

小姑娘突然被吓到,只能一个劲儿地摆手说没有,潘子冷哼一声打开门,把小姑娘推进屋里。

“你他妈玩够了没有,一个大姑娘每天往我这儿跑你知不知道害臊,没完没了的你觉得我不烦么?”

“潘子哥你要是嫌我烦,那我少来几次,我、”

“谁他娘的要你来了,我够有耐心了吧,你他妈的赶快走,老子真是看够你了。”

“潘子哥,你今天怎么了,是不是不高兴,你别吓我。”

潘子不再说话,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她,半晌才开口,“你觉得,我是在开玩笑么?”

姑娘从没见过潘子这个样子,心里发怵,身体不自觉地发抖,

她也不知道潘子怎么了,但是潘子看着比平时跟她开玩笑时,认真多了。

眼泪几乎是瞬间就落下了,淌过脸颊然后滴在地上。

   

“潘子哥,”她开口,发现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

“还磨叽什么,怎么,需要我管你顿晚饭?”潘子不耐烦地看她,

她从未觉得这样羞愧过,夺门而出。

   

潘子哥,我走了,你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

潘子起身关上门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他本来想着突然失踪,让时间带走他在丫头心中的位置,

没想到这么巧,也好也好,这样小丫头会忘得更快吧,

早些死心也是好的。

胸口还在发疼,潘子扯开衣服看,青了一大片,按一按能明显感觉到肌肉的反抗,

还好骨头没断,

潘子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吴三省的盘口最初就是他自己打下来的,打人的打,

商量好的演戏,差点把潘子踢吐了血,要不是位置和力度都是算好的,潘子自己还缩了一下,这一脚不知道要断几根肋骨,

至于门……全靠潘子自己撞,事先把门轴松了,撞上去跟胸口比,都不算疼了。

  

这戏一演完,潘子就马上搬家消失,让所有人都觉得吴三省是真的动怒赶潘子走,潘子也刚好放个假。

然后所有的行动,才真正开始。

吴三省这边要有所动作了,潘子想到上次的事情一阵后怕,陈老板和四儿都绝非善茬儿,就算再怎样周密的计划,也不可能保证计划实施者的安全,还有身边人的安全。

所以他必须让小姑娘离开他,只是还没想好方法。

也好,现在连法子都不用想了。

甩开脑子里的想法,麻利的收拾屋子,打包东西,

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屋子就已经没了人住过的痕迹,他东西少,抬腿就能走。

背好包袱下楼,事先就跟房东清算过,钥匙一还,他就跟这屋子再没关系了。

回头看了看二楼的窗台,住了一年多了,连盆花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

新家也是定好了的,在吴三省家和盘口中间,还是二楼,有个临街的窗子,

随时能看到屋外的情况让潘子觉得安心,钥匙一式两把,一把在潘子口袋里放着,

另一把,吴三省已经穿在钥匙串上了,

潘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钥匙给了三爷,但是他好像也没有别的可以信任的人了,

就这样吧,

潘子铺好床躺着,不知道明天天气怎么样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憋死才写出来的一章,我再也不要给自己挖坑了,

期末考试月,大家都要加油啊。

最难受的几章要过去了,还好还好。


评论(6)
热度(18)
© 鵺陌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