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努力学习如何产出的鸟

  鵺陌奇  

【盗墓笔记高考作文】【全国一卷】人间烟火

Warning:盗墓笔记同人文
cp:三潘三
各种ooc私设都是我的锅
所有的私设和时间线都跟我的长篇相同
题目和最后的梗出自作者春和的《江海共余生》,侵删。
字数:2366

1.
1988年,初见。

潘子是在22岁那年遇到的吴三省,那是一个燥热的夏天,当时的潘子以为自己能在学校里当一个保安,平平淡淡地活到老。直到吴三省的出现。他改变了潘子的人生轨迹,从此潘子就跟这个名字紧紧地绑在了一起。
潘子也不知道,吴三省的出现对他人生的改变是好是坏,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吴三省没有出现,他还会不会活过那一天。

2.
2000年,千禧年。
吴三省在杭州的生意蒸蒸日上,老六之后很少有人再有什么动作,吴三省把大部分盘口的活儿都交给了潘子去做,自己不知道忙些什么,整月整月地找不到人。借着吴家三爷的名号和潘子自己的狠戾,潘爷这个名字也在圈子里慢慢地有了分量。
可是潘子高兴不起来,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要有什么名气,他可能人生唯一追求的事情就是老了以后跟三爷一起住养老院了,而说到吴三省,潘子心里隐隐知道他在做什么事情,可是吴三省从来不提,潘子也从来不会问。
跨年前的三天,吴三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回到了杭州,看着风尘仆仆,一回来就给所有的伙计都放了假,潘子一脸惊讶地看着吴三省,后者却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。
潘子很久没放过假了,突然歇下来有点不适应,吴三省也什么安排都没有,呆在家里就是读书看报,喝茶听戏,潘子就硬生生陪着吴三省坐了三天。
1999年的12月31号,潘子记得很清楚,傍晚的时候吴三省突然提出要出去吃饭,出了门就直奔楼外楼,潘子暗自吃惊,虽然吴三省并不是一个很抠的人,但是也难得这么大方,到了才知道,吴三省居然还是提前定了位置。看着吴三省做在对面气定神闲地吃饭,潘子心里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吴三省这是哪根筋搭错了,自己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。
那天的楼外楼开了好久,久到两个人对坐无言,然后窗外响起了爆炸的声音,潘子向外望去,烟花从不知道何处升起,然后燃亮了整个夜空。

3.
2008年。
潘子在贵州住下的第四年,才刚刚换上新的日历,天空中就开始飘雪,起初还是飘雪,然后就变成了砸,虽说山区里大家过冬也都有御寒的厚衣,但是已经完全不管用,学校放了假,潘子把余老师喊到家里来住,下雪的第三天就停电了,两个人每天围着火炉谈天说地,乐此不疲地下棋,潘子忍不住想起了那年在楼外楼的那顿饭,日子过得太快,当时的烟花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想象,收心再看棋盘,又输一局。
潘子下象棋也是跟吴三省学的,二把刀的水平,也就是吴三省在无聊透了的时候才会喊他一起下,认识余老师这些年,下棋的次数多了起来,但是完全没什么长进。余老师把吃了他的棋推给他:“再来再来,我再让你一个‘马’。”
雪还在下。
冬天好不容易过去,五月的一天, 潘子靠在摇椅上乘凉,午后的阳光原本被树叶遮挡,却突然晃在了潘子脸上,潘子睁眼,树枝猛地晃动着,村子里的狗叫成一片。
地震了。
潘子连着做了几晚的噩梦,张家古楼发生的事情一遍遍地涌进他的梦里,然后他一遍遍地从那个狭小的缝隙处惊醒,睁眼到天明。
但是他一次都没能梦到吴邪,他去找余老师解梦,被余老师翻了个白眼。
他也从来没梦到过吴三省。

4.
2016年,重逢。
潘子出事的第12年,吴三省在一个镇上看到了一个极像潘子的人,吴三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,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16年前突发奇想带人去看了跨年的烟火。
他找到潘子用了两个月,但是却没能迎来想象中的旧友重逢,潘子毕恭毕敬地对他说:“三爷,您的事儿还没做完吧?”
吴三省说不出是什么感受,回到住处的时候,他突然想退休了,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了吧,他给吴邪留下了最后的东西,然后收拾东西,坐上了去贵州的火车,吴家三爷彻底销声匿迹,再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。
除了潘子。
看着眼前一脸无理取闹的吴三省,潘子觉得自己肯定是老了,毕竟是五十的人了,眼花了,哪怕是二十年前,不,三十年前,吴三省都没露出过这种表情,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气质,这莫不是解连环?潘子有些无奈地想着。
尽管他再无奈,吴三省也还是住下了,开始他蹭吃蹭喝的新生活,床霸占了,被褥不够再买,躺椅霸占了,潘子要用也再买,什么锅碗瓢盆通通换新,还得陪他去镇上逛一整天,只为了买一套称心的茶具。
嗯,刷的都是吴三省的卡。
虽然也分不清到底是谁蹭吃蹭喝,但是毫无疑问的,潘子伺候人 的日子,又回来了。

5.
2018年。
吴三省养老的生活过了两年,吃喝有人伺候着,什么都不用操心,每天除了看书练字,喝茶听戏,找余老师下棋,跟潘子斗嘴,最近也不服老地玩上了智能机,每人往躺椅上一靠,戴着老花镜能看上好几个小时,躺椅的质量明显不行了,每天吱吱呀呀响个不停,潘子想让吴三省用自己这个,老头子死倔就是不同意。潘子也不再管他,自己用手机放些相声、评书听着,三十年了,潘子还是对吴三省的高雅艺术提不起兴趣,但是吴三省却很少再笑话潘子的品味,每天跟着潘子一起听,还听的津津有味。
吴三省才不会说自己觉得那个叫郭德纲的相声挺不错的,甚至还用自己的微博关注了他,可以理解,毕竟我们吴三爷是要走高贵路线的嘛。
那天吴三省玩手机看到这个郭德纲发了一条微博,配图是他和搭档穿着马褂并坐的照片,他放下手机对着潘子说:“人间烟火,山河远阔。”
潘子没听清,把评书暂停了问他说了什么,吴三省说:“茶没了,把水续上。”

6.
2035。
吴三省不知道潘子有没有想过以后,反正他是想过的,最近电视里总是说什么一带一路,什么绿水青山,什么2035,吴三省算了一下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2035了,但是潘子可以。
他觉得潘子可以。
他最近在想搬家的事情,虽然村子里风景很好,空气也很好,但是终归是不适合他俩,尤其是潘子这两年旧伤发作得越来越厉害,吴三省下定决心要搬到北方去,干燥的环境对他俩都友好很多,他最近偷偷算了算资产,觉得不管是两个人一起去住个养老院,还是在北方小城市买个院子,都够他俩过到2035了,这样想着,吴三省就有了动力,觉得自己还能看看2035年是个什么样子。
日上三竿,潘子屋里屋外忙着,已经开始做午饭,吴三省看着他的背影,突然觉得还是去养老院好。
潘子三十年前就这么觉得了。

7.
无一是你,无一不是你。

评论(5)
热度(38)
© 鵺陌奇 | Powered by LOFTER